關於部落格
除了會更新外拍,其他荒廢。
  • 954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那一刻眼神交接—漩渦中の魚–幻情◆ Part˙5

「唉!都幾年了,老二也不知好不好,仇人雖然已知眉目,但是他的所做所為讓人懷疑,明明就是他,講的自己無罪都是別人陷害,月漩渦你看呢?」 月漩渦再酌了一口酒,「也許,我該會一會他。」 「喂、喂,他是六禍蒼龍耶,雖然我也想探探他的底線在哪?不過你這樣冒然去,還是算了吧!」 忘殘年搖頭如是說,雖然他也很想試,時機未到,打草驚蛇總是不好。 「那你想如何?不去試,怎能探出個線索?」 「嗯…再等吧!我感覺時機很快就來,目前還是觀看武林局勢,六禍蒼龍目前一出,那些像一頁書、殷末簫那般人應該也會去處理,而我們還是靜觀待變吧!」 忘殘年語畢,緩步走入密林裡,悠然自得模樣也猜不著內心是否這樣想? 嗯…說的也是,只是對於仇人已出,卻沒有一個有力證據而證明他是兇手,內心的佔滿殺人償命的渴望,他真想解決他!一個讓他從此失去光明的仇人! 「六禍蒼龍!我會要你的命!」 一陣冷風吹起了月漩渦的披風,眼眸轉為紅豔,那令人顫抖的恐懼感散發而出,如從地獄出來的索命修羅,冷漠如冰,內心卻默默佔據著某人的身影而溫暖著。 「對了!你最近是不是常去看那位小姑娘?記得幫我問好!」 一聽到忘殘年的話讓月漩渦全身僵硬,不自在的神情刻意用毛髮遮住,不多語怕自己露饀。 忘殘年一瞧便知,認識他這麼多年頭一次看他這般模樣怎捨得放手捉弄他?當然繼續打開他的話匣子故意說道。 「對了!那位名叫晚兒的小姑娘不知道住哪?也許我這個做大哥也該好好會會她,唉!上次才沒說幾句就被你帶離,老三你真是不會跟兄弟分享一下!雖然我老了,但還是對可愛女孩想好好聊個幾句……」 忘殘年一直沉溺自己所想的說著,聽在月漩渦耳裡已經是成了不停嗡嗡叫不停的蚊子… 「對了!改天老二回來也可以介紹給他瞧瞧,喂!上哪去呀!」 不等忘殘年的話繼續嘰哩呱啦的說,現在的他沒有想很多,只是想看著她好好的,默默一旁陪伴她,能看到她笑、她生氣、她鬼靈精的模樣,對於自己身世一切能夠因為她而漠視,足夠了。 飄速的穿梭在夜晚裡,月漩渦腦海中都是晚兒的倩影,止不住內心的思念,原本想要往返回鬼森林卻直往東邊的酒黨移動。 他又是怎麼了?老是沒有按照真正的步伐走,但是他就是想見她,翻騰的思念不停在月漩渦胸口發熱,急欲想見伊人的渴望如此濃烈— ------------------------------------------------------------------------------------------------------------------- 【醉翁亭】 「哇!這酒真的好喝!」 晚兒開心的品嚐手裡拿著的酒,臉上已經酡紅,卻絲毫沒有一丁點的醉意,反而還生龍活虎的拿起腰帶的小荷包數著銀子。 「嘻嘻!這幾天照顧病阿叔的費用真是荷包滿滿!要好好存起來嚕!」晚兒開心看著桌上閃閃發亮的銀子,嘴角咧的越開,真是太好賺呢!我想世上應該不會有人比我更會賺錢吧!得意的心情全寫在臉上,抬頭看著夜空發的比剛剛銀子還亮的月娘。 「唉!今晚…他又不出現了嗎?」 晚兒此刻眼眸露出了思念情懷,嘟嘴的趴在案上,閉眼想起當初遇到他時雖然吃驚,不過更多的是一種想了解他的渴望,很特別、給人冰冷冷卻帶點溫柔的神情,就好像現在她喝的櫻花釀,傳說櫻花雖然是在冬天開,但是一見到櫻花的心情卻是熱烈鼓舞的!因為那種美是淡淡的溫柔、輕輕的拂過雙頰會感到雀躍的。 想那麼多,雖然是聽外來人描述,不過她也好想瞧瞧,櫻花看過別人有畫出來,一見她就愛上!改天來把衣服改一改好了,每次都穿大紅,雖然酒黨的大哥哥、叔叔都說這樣晚兒才是熱情、可愛活潑的樣子,不過……不知道他是怎麼看我的? 晚兒趴著趴著,就咕嚕咕嚕小憩了,沒有察覺到默默上前直看著她的睡顏,讓她一直想遇見的思念之人—月漩渦。 緊抿著雙唇,月漩渦很想上前擁住這讓他思念到瘋狂的可人兒,只是,他還是得克制住,恩人事情沒有解決,仇人之事要快速去辦!之前去鬼森林,老大有說似乎二哥回來時機不遠矣,能再默默守候她時日也不多了… 月漩渦緩步上前,伸手撫開遮住她嬌顏的青絲,深情款款的注視,依稀回想起當時遇到她的情形,不由得莞爾。 「嗚—」 晚兒嗚咽一聲讓他驚嚇的退了一步,隨即又聽到了晚兒的夢語,「月漩渦,你還不出現,你這個笨蛋。」 錯愕的神情,想笑的心情,呵護的手輕輕摸著她的雙頰,月漩渦扯出了那溫柔的笑容,他多久不曾這樣開心過、溫暖過了?沒想到她的一句話竟教他整個人宛如輕飄飄的。 「你再不出現,我要開始天天用眼淚洗臉喔!」 晚兒突如其來的用力喊著,繼續咕嚕咕嚕的睡。 月漩渦一聽,內心百感交錯,捨不得她這樣,自己卻又無法坦然面對她,唉! 「晚兒,妳,我,如果可以,我希望在我還能活著回來,我還是我的時候…會來面對妳,請給我時間……」 月漩渦嘆了一聲,看著她飽滿的紅唇,自己也不假思索的,是那樣自然,那樣無顧慮的,唇瓣就這樣覆蓋上。 兩人的在寧靜夜晚下,唇瓣間互相吐出的情意,無法告知對方的心意,沒有言語,只有輕輕的吻,吻的溫柔、如吃甜糖的滋味,不知何時,那吻轉為一種火熱,月漩渦似乎無法抑制不停自內心竄出的渴望,悄悄將舌探入晚兒充滿濃厚酒味的嘴中,有種鼓動,大膽的吸吮起她的丁香小舌。 猛烈警覺自己如此大膽,做此這般下流的行為,本想立刻回神停止這樣的舉動,但眼前的人兒卻跟著配合起來了!? 還來不及將晚兒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制止,卻,沉溺了。 彼此交纏綿延的溫舌,瞧她像在沙漠中的似的,急欲尋找解渴的所在,而他無法推開這樣的感覺,只想私心在這一刻跟她如此貼近的互動。 「啊……」 兩人交錯傳出的喘息聲是那樣嬌羞曖昧,晚兒也從趴著姿勢轉為自己手撫摸住他的臉龐,吻的天雷勾動地火,無法割捨,還來不及做下反應,月漩渦被晚兒大膽舉動抽不了身,碰—的一聲,兩人相互臥躺在草地上。 只見晚兒睜開明亮的眼眸,賊賊一笑,「逮到你嚕!」 被壓在下頭的月漩渦則臉頰飛染上紅霞,溫吞的道不出一句話,內心錯愕想著,他被耍了!? --------------------------------------------------------------------------------------------------------- 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不、應該說做賊的反被捕捉,這實在讓人想大笑! 「你這樣大膽沾汙我的清白,該如何賠償?」 晚兒內心得意的笑,嘴角也上揚起來,躺在他的胸膛好溫暖呀!讓她不想起身了。 抬頭看到他的唇,他的眼,他的那駭人的紋路,他奇特的裝扮,晚兒悄悄的撫摸住他的雙頰,見他沒有反抗的意思,她更好奇起來,偷偷一笑又開始賊手起來,不管他還會不會抗議,她都要好好摸他觀察個徹底。 瞧他的唇,厚實卻透著粉嫩,像個透徹的櫻花,想讓她品嚐一番!啊!自己色色想什麼,繼續!他的眼眸一直讓她很好奇,是金色的!真的近看實在會被吸引住!撥開他另一邊的髮絲,晚兒感覺到他的心跳聲很快,卻還是看了,這紋路……說真的,不討喜,不過她覺得很特別!很想知道這紋路哪來的?兩條交叉的深紅色直紋,會不會是傷疤?感到心一股酸,不假思索的,晚兒唇瓣輕吻著那駭人的紋路。 月漩渦一震!他沒想到她會有如此舉動,她不怕嗎?為什麼? 「月漩渦,我,很想你,我想跟你像第一次那樣,不要再躲我了。」 「我……」月漩渦也想說出內心的話,還是緩緩將晚兒抱起身來。 晚兒察覺自己被擁在懷中,感到溫暖卻又有那一絲絲惆悵,他,又要離開我了。 「等我,再給我時間。」 感受到他在耳邊如棉絮搔癢般的溫柔,那低沉磁穩的聲嗓教她沉迷,時間,如果等待是為了讓彼此以後更好,她,願意等。 「我會等你,月漩渦,不過,不許你再躲我了。」 晚兒察覺自己聲音哽咽著,眼眶四周早就充滿了淚水,只是強忍住不想落下來。 「傻瓜,我會…我會來找妳的!等我。」 月漩渦緊緊抱住她,這是他一直從沒有過的感受,原來離開人,就像新如刀割般的,將他劃的傷痕累累。 兩人互出情語,晚兒雙手托起月漩渦的臉龐,這是她一直腦中所盤旋不去的,也是她朝思暮想的人,眨了雙眼,眼淚滑落,湊上去的唇瓣,是一種道出等待的煎熬,以及訴出對他的喜歡已經昇華為愛… 晚兒察覺自己的唇上溫度已經消失,看著那一輪明月,拭去淚水,她會等的!我會等你的…月漩渦,不要忘了,晚兒我會等你來與我相會,縱使時間會很久——
-------------------------------------------------------------------------------------------------------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