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除了會更新外拍,其他荒廢。
  • 95553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那一刻眼神交接—漩渦中の魚–幻情◆ Part˙4

呿— 晚兒翻了翻白眼,不自覺的內心想— 大家都一樣色色的,只是穿比較薄一點,露這樣一點點,也要胡思亂想!肯定是酒喝太多,然後頭昏昏的,她的身材哪有好?自己的腹部一堆肉凸出,她的腳被蚊蟲叮咬到變成紅豆腳,腳底還有繭,她的皮膚也黃黃的,身上穿的還是撿別人的來縫補,唉!這些人的眼睛是還沒張開嗎? 「晚兒,妳休息也夠久了,該去好好照顧病阿叔。」 買醉人上前說道,不時還喝著酒,催促著晚兒。 「啊?還要去顧呀?不要啦!那裡好熱的!比這裡熱上好幾倍,我會…我會融化死去的啦…」 晚兒上前抓住買醉人的手臂,噘起嘴撒起嬌來,這一動如芙蓉花,嬌滴欲艷,讓眾人也都目不轉睛,大家都心想,晚兒已經長大,十足的小女人了。 「不行!這是妳答應我的,晚兒不是會說謊的小孩吧!喏,答應給妳的十兩銀。」 晚兒看著手掌上的小錢袋,內心雖然有些不甘願,還是因為〝錢〞,妥協了。 我也不是很貪財的,像這種辛苦工作的銀子也好啦!反正也熱這半天,晚上就換買醉人或是醉不飲阿叔顧了,只是要去那裡悶,真是頭疼。 「好吧!既然都拿錢出來到我手中了,晚兒我還是好好去顧吧!」 晚兒轉身就要離去,只見有人上前拿酒給她,之後的人看見也紛紛上前。 「晚兒,這是我自己醃漬的梅子乾,我用冷霜去冰透過,冰涼的滋味相信妳會喜歡,不嫌棄就帶去吃吧!」 「晚兒,這是我特製熬煮的冰糖酒釀,我知道妳喜歡猛烈的酒,還特別加上秘方!帶去喝吧!」 「晚兒,這是我本身去外頭訂做的衣袍,別小看它,裡面可是大有來頭的,內部可是涼爽舒適的絲綢,妳再裡頭一定不會融化的,妳就拿去穿吧!」 「呃—耶—啊?」 不知該說什麼…晚兒見眾人像是殷勤討好她似的,頻頻奉出他們的大禮給她,讓她有些措手不及,這是怎麼?大家都怪怪的… 一部分人看到這樣狀況也開始搜查自己身上有沒有特殊物,一團亂、聲嘈雜,鏗鏗鏘鏘、連鍋子也有人拿出來!? 看到這情況買醉人一聲喝令! 「好了!現在是怎麼了?晚兒只不過去照顧我們酒黨的恩人,離這裡也只有三十公尺,一群人像是送行,是晚兒要離開酒黨?還是大家要她去那裡露營!」 眾人聽到這些話紛紛的退下,想給晚兒的好印象,因為買醉人,大家都不敢再上前了。 見此狀,晚兒連忙上前跟大家說謝謝,接著跑到買醉人身旁替大家說情。 「好啦!別生氣了!生氣對身體不好的!買醉人阿叔就別生氣了!你可是要活到百歲的!」 晚兒甜言蜜語說著,微笑的跟買醉人撒嬌,想逗他開心。 「好啦!好啦!還是晚兒乖巧,帶這些東西去好好看顧病阿叔,知道嗎?」 買醉人笑笑的拍拍她的手背,內心想著晚兒還是最懂我,只是該好好跟黨裡的人好好溝通,晚兒可是不能夠沾染的呀。 在買醉人再三的叮嚀下晚兒到了【焰山酒池】。 -------------------------------------------------------------------------------------------------------------------------------------- 呼— 真的很熱!外面熱!裡面的熱比外面更加熱!現在連呼吸的空氣都是熱的,真是可憐我的身軀要承受這樣的摧殘。 沒忘記手裡拿著的物品,眼睛一瞇,咧嘴一笑。 「這些東西來一一享受好了!」 快速的將手上吃的、喝的都放整齊,像是小野餐,地上就鋪布擺起來了。 晚兒吃起梅子,喝起小酒,像是在小吃館似的,開心看顧著躺在紅色水池中央的病阿叔。 「嗯—這梅子果然吃起來冰涼暢快!這酒雖然微甜,不過對了我的味!」很滿意的對這些東西下了注解,晚兒又發呆起來了。 好無聊— 「還要等半天,現在要做什麼?」晚兒托腮說著,突然靈光一閃,似乎想起什麼,低頭的拿起藏在腰腹帶裡的小紅圈線。 看了這小紅圈線,她想起來了,原來這是她當時去廟裡拜拜,一位住持和尚拿給她的,她記得…那個和尚當時慈祥的對她說她有顆善良的心,未來會有好姻緣自然來,但是這姻緣會因為某種原因而讓她受到傷害,給她這紅圈線是要讓她有信心。 「那位和尚是這樣說的,可是,信心?有頭沒尾的,何況我也還沒有…心上人…」晚兒一說眼神一闇,腦海頓時浮出一張模糊的人影。 那是誰!?又來了!每當她獨自思索事情時總是會有這影像浮在她腦海中,只是,她以為他是那腦海中的人,不過應該不是,她腦海中的那個人是俊美的、有著溫柔般的眼神,他會呵護她,還會露出害羞的可愛模樣!還有…… 天!她怎麼越想越多?好像她已經經歷過了,也看過了,但是,她的記憶卻像破裂的鏡子般無法縫合了。 晚兒撫摸頭,覺得自己真的想太多了,不過當她回神時也已經是臨流交替看顧病阿叔的時刻了。 -------------------------------------------------------------------------------------------------------------------------------------- 夜晚晚風徐徐,酒黨外頭的小河流水潺潺,今晚的夜空還是高掛著大大又圓亮的月娘。 月娘呀,如果真可以幫助可愛魚晚兒的小小願望,我願意天天拿我的私房錢給祢看,還是拿我自己釀的酒給祢品香? 求求祢了,晚兒現在要說出願望了— 此處,站在酒黨裡的【醉翁亭】晚兒獨自一人來此賞月,靈機一動想出這點子! 不管月娘會不會出聲,晚兒很純真的闔十雙掌小小聲道出自己的願望,期間,也將紅線圈套在自己的小拇指上。 「月娘、月娘、我希望我可以見著我腦海中徘徊不去的身影,這事困擾我很久了,我是不討厭但是對方太神祕了,這樣驅使我好奇心更重,我想知道真相,然後跟他做朋友,也許他是好人,如果他是壞人,那我就可以替天行道,也讓自己有個心安。」 在晚兒說願望之時,另一處黑暗,高大黑影又默默現形。 微露出的白皙臉龐,濃眉深邃的金色眼眸,緊抿的薄唇,似冷漠似熱情,褐色的毛髮蓋住另一邊的眼睛,鬼魅的身影隨著風飄,有種虛幻的感覺。 她,這樣做我該如何? 大掌輕輕的撥開遮住視線的前額毛髮,冷酷無情的眼眸裡卻露出了對眼前人的溫柔情懷。 她—依舊如此動人。 當時的她會如此吸引自己,也許就是她現在這樣的純真吧,沒想到當時看著她同夥裡的人對她慇勤獻禮,而她對大家的露出的笑容竟讓他感覺到不悅?呵,他真是栽了,從未讓自己心緒露出來卻在這一刻第一次想將她強行帶離,想將她獨佔擁有! 月漩渦想上前又舉步難行,怕的是她見著他會像上次暈倒,也怕自己無法克制自己,不是決定要默默守護她了嗎? 「咳、咳」 見她無預警的咳了幾聲,讓藏匿黑暗中的月漩渦突然以快速身影站在晚兒面前。
嘎?這,這不是她當時遇到的那位黑影人嗎? 晚兒睜大眼眸愣住看著眼前人,見到他的金色眼眸讓晚兒內心頻頻稱奇,哇!好亮好透金的眼珠子,只是臉色似乎不好呢,白白的,看起來好像生病很久的人。 他,是在她腦海中的人影嗎?但似乎又不太一樣呢… 裝做自己不理會的月漩渦內心交雜,他該離開嗎?還是?自己又做了出乎意料的動作,沒想到他真是在乎到要得神經質,見她的胸前那僅被薄紗遮住,胸口又感到灼熱,她這晚上還穿這樣,她真的是太單純,還是無知?就算身在酒黨裡也不可以穿這樣暴露! 月漩渦心一硬,不知哪來的黑布快速將晚兒頸下給圍一圈裹住,自己則又退了兩步不吭一語。 「喂!你—」才要開口說他沒禮貌,晚兒卻感到一陣熟悉的溫熱氣息在周圍。 這種感覺,好像……從很久就曾感受過的。 眨眨水汪汪的大眼,腦中思索了一番,脫口而出,「你是月漩渦?」。 她會說出這樣的話,是她最近腦海裡逐漸熟悉的介紹,她在懷疑,她懷疑他來此卻又為何不理她,她想知道,在他眼裡自己是哪一種的存在?朋友?還是?沒想到自己還是很想說…就算認錯人…… 聽到她無預警的說出他的名字,讓月漩渦如電流穿過身體般的,無法做出下一步的思考動作。 「噯,你有聽到我說的話嗎?你…咦?喂!喂!別跑啊!」 什麼啊?她的聲音有這麼難聽?難聽到他聽不下去跑了? 見月漩渦一下子像旋風般的消失,晚兒根本就傻了。 「在耍我嗎?」無辜的雙眸眨啊眨的,低頭看著被圍起來的黑布,晚兒開始想哀嚎。 「誰來幫我解開啊!我動彈不得啦!」 大聲吶喊,晚兒咒罵著裹她身軀的月漩渦,管他是不是他,她就是要罵啦!可惡的!他是要我都站在這裡到天亮嗎?也不會弄鬆一點,緊到她要跳著走了。 原本月漩渦即將出手,卻看到酒黨一夥人紛紛前來,便趕緊消失,而上空的月娘不知為何變成了上弦月,似乎,在偷笑呢! (待續)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