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除了會更新外拍,其他荒廢。
  • 95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那一刻驚心的撇見—吞佛蕙茗心—Part‧1

是夜 夜晚總是有種陰暗、灰矇矇的感覺。 捧著水盆,腳步實快實慢,嘴巴不停碎碎念,嬌小的身軀穿越過迴廊。 「大小姐也真是的,撿來一個看似撿破爛的陌身男子,就算他看起來憨厚,不過防人之心不可少啊,更何況男女授受不親,小姐也要考慮身分,要是被教主發現怎麼解釋呢。」 跨入門檻,蕙茗將水盆擱在茶几上,眼眸一飄,就發現大小姐轉過頭來。 「蕙茗,夜晚了,說話小聲些。」 殷千妘正拿起棉布,上前沾水擦拭著坐在木椅上臉龐髒兮兮的男子。 吐了吐小舌,蕙茗心想原來大小姐大聽到啦,不過大小姐就是這般好脾氣,幸好我是服侍她的,要是殷芊嫿二小姐,可就不好惹了。 眼瞳沽琭琭的轉動,看著大小姐已經將無名整理好了,恩,大小姐的心情似乎不錯?這男子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 蕙茗靜悄悄的移動到大小姐身旁,「哇,果然人要衣裝佛要金裝呀。」此話一出,熟知自己說錯話,很快的將手堵住自己的嘴巴。 「蕙茗,看來妳的口直心快還要多改進,天色很晚了,妳也幫忙一天,退下吧。」 殷芊妘笑笑搖頭,隨後拉著無名走出房門外頭。 「咦?等等!大小姐妳要上哪兒?」蕙茗見狀上前直問,要是小姐有個閃失她就頸上人頭不保啦! 「我只是帶他走走法門內部,晚了,去休息吧。」 殷芊妘柔聲說道,伸手摸摸她的頭髮,像是要她放心,一旁男子撞見也沒有反抗,蕙茗呆愣,一晃眼兩人並肩消失在迴廊中。 看了迴廊這麼長,蕙茗內心真是急,一方面這男子是何來歷不知,一方面她真的也倦了,唉!這真是當丫環的痛苦之一,不過看那男子呆憨憨的,算了!量他也不會對大小姐做什麼,而且他似乎對大小姐很尊敬呢!好吧!我還是回去睡好了。 蕙茗心一決定,回頭往反方面離去。 嘎— 輕悄悄慢慢的開起木門,裡面的擺設簡單方便,這裡就是她的住居。 「呼!忙了一天,骨頭都要散了。」蕙茗伸起懶腰,接著將髮上的飾物扯下,「唉!真是討厭綁頭髮。」抱怨了幾句,順便舉手敲了敲兩旁的肩膀,睡意已經慢慢要覆蓋自己接下來還要做的事情。 不行!還沒清洗身子呢! 執著堅定的意識將蕙茗的睡蟲趕走,走到床舖,伸手拿起早上準備好的衣物,轉身走出房外, 抬頭仰望大又圓的月亮。 「哇!真美。」忍不住打從心中的讚嘆,讓蕙茗的精神又多了幾分,開心的向另一處的橋墩走去。 看著四周寬敞幽靜的景致,法門內部可是大又有規則,光是僕人的個人房室就高達上百間了,更何況還是有安排外來客的居房以及教主還有大小姐。 蕙茗揚起嘴角,此刻臉上都是笑意,心中喜悅的情緒盡覽無疑。 唉!想想當初自己進來法門之前可是受盡折磨,爹娘都離我而去,當時自己還被迫去搬磚塊,弄得自己身體都要廢了,也因為緣分,讓她遇到了生命中的貴人,殷芊妘,法門大小姐,才得以讓她脫離那苦不堪言的生活。說來…還真的很奇妙呢!因為爹娘當初給她的玉珮在當時掉在半途,搬磚塊搬的起勁的她事後才發現,又哭又惱瞞著眾人跑去郊外尋找,就這樣莫名的遇到大小姐正在此處教法學,對讀書本來就有興趣,加上大小姐氣質迷人,不知不覺被吸引了,不過自己的眼睛真是銳利,見到大小姐手上掛著玉珮,大聲囔囔道,雖然現在想想自己很不禮貌,不過大小姐卻還是笑容親切的與我交談,從這一刻起,我一定會好好侍奉大小姐一輩子的! 「不過…看到大小姐似乎有心上人了,這樣我就無法像以前跟大小姐聊天了,唉!玉珮,你說,我能不能也遇到心上人?雖然…這輩子應該是不可能了。」隨口唸唸,蕙茗眼神莫落,她比誰都清楚,僕人會有戀情是很少的,畢竟全心侍奉主子才是做僕人的本分,自己想要有什麼愛情,一切都是妄想,只會自怨自艾。 「唉!別想了,還是去洗洗身子早點睡比較實在,明天還有許多事情要做呢!」 強打起精神,她不是這樣悲觀的女孩!其實這樣的生活也很快樂!對!不要想太多! 嬌小身影消失,月娘高掛在上,露出了些微的紅,這代表什麼呢? 蕙茗的玉珮此刻偷偷發出了莫名的光芒…似乎有些透露,這願望或許會成真唷。 異度魔界— 炎熱、如噬人的火燄正燃燒著城門,異度的空間,淒厲又讓人發毛的鬼哭神號迴響整座城。 「吞佛童子,汝在想什麼?」 出聲者,手持佛珠,身穿黑袍袈裟,銳利的雙眼,臉上佈滿的殺氣紋路,高大的身影,俊俏的臉龐,沒有強烈起伏的聲嗓,卻足以讓人感受莫名的壓力,新一代異度魔界領導者—襲滅天來。 「沒,魔者明天的任務?」 低沉穩厚的嗓音,沒有多言的內容,靜靜的站立在魔者身旁,手持著朱厭劍,高挑的身材,火紅灼艷的髮絲嵌上骷髏突出飾物盤起,白皙冷面的臉龐,銳利如殺人般的眼神,全身散發著高傲不可觸碰的魔之戰神。 「吾要汝阻擋殷末簫的去路,正道也對六禍蒼龍展開正面交戰,如此精采的對弈,魔界當然不可錯過,汝說是嗎?吞佛童子。」 襲滅天來詭藏多計的笑聲,站在一旁的吞佛童子也說話了。 「越刺激的爭鬥,越能刺激魔的戰意高亢,吞佛童子會好好去領教。」 吞佛童子將手上的朱厭劍輕揮一掃,看似隨意,實則暗藏著興奮的心。 「也許…這次汝可以好好測試正道的實力有多少?」襲滅天來穩厚低沉的聲音,內容將帶起武林的血腥,秘密的計劃開始要慢慢實施了。 襲滅天來走入另一處的密室,正看著他背影的吞佛,臉上佈滿了許多的思考,暗中生計,在未被人察覺,吾要好好去處理這一整件事情,如果不要被人發現,又能…恩…就這麼辦! 像是豁然開通的腦筋,吞佛狀似邁大步離去,卻有如快步走出此地,也許,這樣的算計,影響的是整個魔界… 法門------ 「大小姐!大小姐!」 有種怒吼的刺耳聲,叫響整座的『湘馨園』,顧不得大家的大眼凸小眼、小眼瞪大眼、交頭接耳的神情,我—蕙茗就是要這樣做! 真是!自從教主常跑外面替武林貢獻打擊壞人之刻,大小姐就這樣被一位憨厚的小子拐去了! 唉!不能怪我說話太毒,事實就是如此嘛!吃飯竟然用手,洗臉當洗身子,弄得全身濕,光是一天下來,我要拿去曬的鍛袍綢衣就是一大盆,真是累死她了! 「唉!大小姐常常帶那位男子逛逛,真是無聊,自己也不插上什麼話,感覺挺無趣的。」蕙茗手撐住腰,扭扭頸子,抬頭一望才發現一天又要過了,太陽都西下,從這裡看過去,火紅的雲霧看起來…好美,此時,微風吹起,像輕撫的她的臉頰,全身的疲勞有種驅除的感覺。 露出淡淡的笑容,她決定要好好振作!才這樣一想,一團如黑之魅影的物體從她眼前閃過。 那是什!? 睜大眼眸,帶著吃驚又有點害怕的心情,伸長頸子,好奇心驅使她往前走去教主的樓閣。 這裡,莊嚴隆重,公正明罰的匾額高掛在樓拱中間,看一看四周沒什麼動靜,唯獨屋內似乎有人!? 看著另一處的透出些微的暗光,蕙茗躡手躡腳的上前走去。 忐忑不安極欲跳出的心窩不停跳動著,說實話,她最怕鬼了! 舉凡以前夜深人靜時,因為有大小姐在,才讓她覺得有壯膽的感覺,現在周圍都沒人,望了一下小姐的閣樓,燭燈似乎也沒亮起,天啊,她現在是該走還是查明真相!?說…說不定是教主!對!不過…不可能呀,教主都直接從大廳走進來沒必要鬼祟呀?難不成是小…小偷!? 心中的驚跳如奔騰般不停的鼓動著,困難的嚥下自己的沫水,額上泌溢出些許的冷汗。 「蕙茗這次或許妳立大功了。」嘴巴蠕動緩聲,心中決定,腳步輕如羽,看到周圍感覺有重量的物品,她抱著圓如碧玉的球,其實,這就是價值不斐的寶玉!只是現在的她顧不得它貴不貴重了!因為只要有功,這種東西教主應該不會刁難我才對!只是…怎麼教主把寶玉放在外頭?這…說不通呀? 本在疑惑的蕙茗,端起寶玉蹙眉瞧一瞧,我要丟嗎?還是說教主不小心讓寶玉滾出來? 嘎— 耳邊聽到屋內繼續有種翻動的聲音,蕙茗警覺心不由得肅起! 這笨偷兒!最貴重的掉出來還在裡頭翻找! 哼哼…看我如何整治你! 此刻蕙茗露出狡滑的笑容,滿腦中開始算計起來,鬼靈精的我可不是好打發的! 撇開之前驚恐害怕的心情,現在的她整個人精神煥發,像是遇到不可多得的好東西,慢慢的捲起袖子,眼眸飄向另一旁的石像,喔喔!就是這裡! 躡手躡腳的躲到這石像的後頭,大又圓的瞳孔看著屋內,心中不斷疑惑,咦?怎麼沒半個人? 才這樣一想卻在恍神間撇見一道犀利的眼神,灰色帶銀的眼眸,白皙的臉龐,若有似無勾起唇的嘴角,鬼魅的覷著她。 嚇— 等…等等…等! 她是不是剛剛看到了什麼?懷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被什麼給閃到,蕙茗還揉了揉眼,瞇起眼神想刻意看清她自己似乎有看到偷賊的模樣……只是,感覺不像是人…… 這時候的蕙茗頭皮早已發麻,手上的圓寶玉轉圜著亮光,心跳幾乎是狂飆直上,不時的抿了抿唇,更表現出她整個人是驚怕的心情。 她是誰? 這是吞佛第一閃過的念頭,從不在意人類存在的他,頭一次想知道這位大膽的女性是何芳名? 芳名?想不到他這位魔界戰神也會有這樣想法的時候,自從那位一步蓮華大師對他… 「嘖!」似乎不願想起,吞佛撇頭轉身想離去,殊不料,這時候碰的一聲,一對凶狠的黑瞳注視著他,是那種兔子般的,可愛的小圓眸。 「等……等一下…別跑…」 蕙茗有點無力卻又想要怒喊的聲音緩緩說著,自己還撐起半身,想剛剛她急欲要抓賊的心態,太緊張跟不熟這裡的建築物,一腳踩空竟然往門撞上,隨即門也打開,但是不想讓偷賊跑掉,還是故作凶狠的模樣,只是……哎呀…超痛的!我的身體要碎了。 咦?我手上的寶珠呢?不見了? 喀啦—喀啦—答—— 珠子先是滾動聲讓蕙茗知道哪個方向,但是,後頭卻出現—有人好像用東西擋住珠子? 不…不會吧…… 蕙茗邊想整個人幾乎臉上表情三十六變,加上剛剛摔上一跤,那表情說有多難看就多難看。 「小女娃,妳很有膽。」 低沉鬼魅人心的嗓音,教她震懾。 「我不是妳想的那樣。」 不是那樣?不然是怎樣! 「嗤!如果妳堅持我是偷兒就是了…只是等下是妳會被誤會。」 誤……誤會!? 「是誰?亂闖教主寢室!」 啊……完蛋了,外頭有人發現了,她忘記這時候都會有人巡查的。 「閉眼。」 啥? 蕙茗才一眨眼的,黑影罩上,而再那一刻,她撇見了那邪魅又扣人心弦的眼眸。 屋內又是什麼也沒發生,很靜— 磅— 「咦?人呢?剛剛明明……」 拿著武器的一群人進來就是這句話,月光照射,皎潔清明,風一吹,案上的宣紙飛落,上頭還沾到了墨點— 呼呼— 樹葉被風吹拂過的聲音,此刻的蕙茗整個人都愣著看著下面的地就像快速滾動的毯子一樣,隨著她的眼珠一一的掃過,她全身幾乎屏息而僵硬,說真的,內心的緊張心跳聲幾乎要蓋過樹葉聲。 沙— 不知何時,現在她已經站在大樹蔭底下,而站在她眼前的人似乎嗤笑的看著她,邪魅又似勾人魂的眼眸,深邃魅影。 「小女娃,妳的表情很呆」 呆?蕙茗聽到這話,只感覺這聲音很好聽,這是她第一次很想繼續聽別人講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