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除了會更新外拍,其他荒廢。
  • 948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那一刻同修的結識—赦心の華–訴情◆

低頭歛眼不語,現在的她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她只是拖油瓶。 「不要說這種話,這不是妳會說的,現在的妳只需管好病情,其他日後再說吧!」 喀!喀! 他離開了,臉色露出失落感,別見狂華開始眼眶滑下熾熱淚水。 我真是太沒用了!別見內心邊抱怨低頭看著為何身為女兒身,拳頭握緊不停敲著地面。 為什麼我會感冒!?要不是自己的病情,現在大家都可以練新的武學加強自己修練,而不是停擺…等她病好。 「嗚…嗚…」槌地的痛楚慢慢引開,內心的傷痛埋蓋,別見狂華不停的哭泣,她不是個很堅強的女人,從來不是,但…又有誰知道? 叩— 又一道腳步聲傳來,來者面帶魔煞面具,魁武奇偉的身形緩緩舉步來到別見狂華身旁。 「來。」 聽到此人的聲音,別見狂華趕緊用手抹去淚水,抬頭便看到純白手帛遞在她眼前。 「這是…」別見狂華顫抖的伸出手拿起,愣住看著他。 「別哭了,這不是妳的錯。」 低沉渾厚的聲音,面具下眼神是透露關心,蹲下身子,從衣袍拿出用繩子綁好的草藥包。 「元禍這是…」別見狂華吃驚看著,現在他這樣做,上面一定會嚴懲的,魔者本無情,他… 「拿去吧!」元禍天荒此刻神情有些不自在,起身便趕緊離去,臨走時還撇了別見一眼。 「謝謝」別見狂華內心充滿感激,當時被帶來魔界受訓,就是元禍對她最好,就像大哥哥似的,如果,如果當時我也有這樣的親人…是不是就不會待在這裡了? 啊!不對!不對!她在想什麼!狂華突然害怕自己的心思,身為魔界的將領之一,怎麼可以想這種事情,不行! 倏地起身,狂華看著草藥包,自己可不能這樣,目前大家都等著她,她要趕緊將病養好才是。 「咳咳!」 可惡!她的病拖太久了,不知道能不能吃一天就能馬上見效,唉!她在想什麼,根本不可能嘛…失望的臉色,舉步蹣跚的走進一處空間中消失。 沙沙— 冷漠的眼神注視著別見狂華的消失,過肩飄逸的長髮,深褐色的髮絲無形中格外顯眼,厚重簡單的將士衣袍,雙手護在自己左右胸前,襯托出穩重銳利的殺手特質。 「汝就在這裡待到她離去?」 突來的言語— 另一邊處的紅色空間光口,走出一位更甚他、更比他有氣勢凌人的魔界將領。 邪佞犀利的眼眸,盤起冠鮮紅色的紅髮,將皮膚的白肌呈現出顯眼對比,修長高大的身材,白鍛紅色鑲邊的衣袍,一手還握住武器劍把,慢步的走向他。 「你管不著。」 聽到來者低沉戲謔的語氣,讓他不太想搭理。微微側身,赦生將衣袍內取出眼罩緩緩蓋上自己眼睛。 「哈,看來汝動情了。」 輕拍上赦生的肩,雖然語氣多是半開玩笑,但也透露出詭異。 「吞佛童子!」赦生語氣有些發怒,卻也沒有反駁,身子刻意離遠吞佛。 看著他這樣,吞佛童子歛眼,冷然的豎立氣氛充滿周圍,「別忘了,汝是魔物,她同樣,魔物之間只有互相幫助,絕不可有所私情,汝該明白。」 「我知道。」赦生抿唇,緩緩吐出言語,並且離開此地。 看著赦生離去,吞佛自衣袍內取出一只月牙白的圓型玉佩,「魔物,終究是不可動情的」說完,低頭輕吻著玉珮,眼眸透露出一絲的惆悵,身形隨紅光照射消失。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