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除了會更新外拍,其他荒廢。
  • 954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撞到〝羽〞遇上〝風〞—現代文 Ⅰ

「MY GOD!小妹阿…」 正站在人群中的高大男子,穿著正式西裝,灑脫的烏黑長髮過肩,留了一撮小鬍子,俊言惹來許多女子的愛慕之光,男子心急如焚,不時盯著手上帶的亞摩尼精鑽錶,還四處觀望四周的人群往來。 「先生,不好意思,借過。」 此刻一抹身形跟他有得相比的男子走來,秀氣的英俊外表,劍眉星眸,脣紅齒白,身穿筆直的白色領邊的制服,所到之處皆受到女子的愛慕聲,男子烏黑的清爽長髮,特意弄白色緞帶綁起,長髮兩邊皆在綁起兩搓長辮子,不同的是,男子眉間有道揮不去陰鬱的感覺,所以看起來頗為成熟。 「OH!SORRY!我只是在找人。」 男子一看到他非常開心,對於這裏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只要有人來跟他說話就是幫助。 「你不是這裡人?」男子抬眸便問,也看一下此人的裝扮以及全身散發的特殊氣質。 「OH!BOY,你有所不知,現在我正在找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現在她逃離了我的身邊,喔!YOU KNOW,我非常傷心。」 男子呆愣看著此人一下子對著天空比出祈禱的動作,接著又看他像個女人似的扭捏掩面哀泣,讓他越看眉頭不由得鎖緊。 奇怪,我今天還特地繞了我平常不常走的路線去廟裡拜拜,怎麼一大早還會遇到這種事情?一定我剛剛忘記拿金紙去燒了!真是該死的背! 男子邊心想,腳步慢慢的往後一步、兩步的倒退,就在他覺得正是開溜好時機之刻! 「唉唷?那不是羽仔嗎?」 一聽到來者聲音,男子挫敗的心想……沒得逃開了。 男子低頭嘆氣,扯了一下似乎過緊的領子,眉頭不由得深鎖,還沒有轉過身看是誰發出的聲音,就聽到周遭女孩子尖叫聲此起彼落的。 「那不是少艾嗎?」 「我知道!我知道!他就是代表學校參加旗袍設計得全國冠軍的資優生!」 兩名少女大聲喊說著,就怕路人不知道來者的光采鋒芒。 「妳們兩個資訊太落伍了!他還是醫界的新模範,據說他的醫術一流的唷!台X醫學院也為他保留位子了!」 另一位綁馬尾的少女得意說出自己得到最新的消息。 男子不想理這些言語,這些事蹟他早就聽到耳朵要長繭了。 「羽仔,你什麼時候這麼躲我了?」 一雙手就這樣環抱住羽人非獍的頸子,聲音語氣都有著親暱,無視著路人以及女孩子們驚叫的聲音跟表情,慕少艾自然的做出這樣的舉動。 「我不想躲你,而是我現在也遇到麻煩事了。」 沒有要推開他的意思,羽人緩緩說出他正心煩的事情。 「喔,麻煩?」慕少艾看著他的表情,直視前方,咦?有個呆住的…外國人? 「是他?看來是個很憨的外國人。」慕少艾偷笑著說,拿出他自己習慣性拿領巾遮嘴的舉動,更顯著他是個走藝術類的氣質男。 慕少艾竊笑之於,那飄逸的染白秀髮,女人般的笑饜,過長的深黑濃睫,就算是男人也會被他全身散發出的魅力給震懾。 「喂!荷爾蒙克制一下。」羽人看著週遭圍住的人越來越多,不免得提醒他,雖然這樣狀況他常見了,但是目前時機不好,他還趕著要上學。 「奇怪,羽仔,我覺得他雖然是很憨的外國人,但我似乎有看過他…」 慕少艾放開他,整一整身上穿的男性旗袍裝,精緻的布料,長又修飾身材的黃米色袍,典雅又高貴樣,手輕揮一下蓋住額頭的秀髮,犀利的深邃黑眸看著眼前人。 「亞摩尼?恩…有品味。」慕少艾第一直覺還挺有好感,他對於很有流行品味的人特別有興趣。 「嗯哼…看你來自外地,說吧!纏住我家羽仔有什麼是?說一下,他,可是我的。」 羽人看著少艾侵佔性的手指了過來,也已經習慣了,聳聳肩的看他如何解決這位阿豆仔。 「呵呵呵,慕少艾美人Boy,您還是沒變,有時候我真覺得您該整型為女人了」 男子捧腹大笑,隨後,整一整衣裝從皮夾拿出一張紙,遞給站在他眼前錯愕的少艾。 慕少艾挑眉看著他笑盈盈的臉龐,疑惑了一下,拿著這名片,立刻退到羽人身旁。 「怎麼?看到什麼?」羽人感到他的舉動很怪,隨口問了一下。 少艾搖了一下頭,代表他還沒看內容,接著低頭這麼一看—不得了了! 「啊—」 少艾大叫,羽人則被他聲唄嚇到,「少艾你的鬼叫省下,看到了什麼?」用力拿下他手中的名片,內容寫著 【 鹿王尼曼服裝總裁 】後頭還寫了一大串像毛蟲的字體,這是… 羽人正想要問一下身旁臉色震驚的人,卻見黃色身影撲上那位阿豆仔,而兩人竟然就…抱起來了!? 此時此刻—四周充滿著凝固的空氣,眾人以及羽人幾乎都要凸出眼球,不敢置信眼前所看到的這一切… 「鹿王大哥你怎麼有空跑到這遙遠的國家?這不像你耶。」慕少艾很隨和的開口,還從他旗袍兩旁的口袋拿出小煙斗,精緻的龍刻印,淡褐色的外表,往嘴裡一含,鹿王撞見,很紳士的拿出小火柴,古早式的點起火幫眼前人服務。 「其實,說來話長,我家小妹失蹤了。」鹿王面露困難,語氣非常沉重,現在縱使他有一堆事情要處理,但是唯一的親人是怎麼樣也不可能為了事業去放開。 「呼—小妹?」慕少艾吐出雲霧,眼眸似有若無的飄了飄,腦中盤旋著許多記憶,奇怪?我的印象怎麼沒有這號人物? 不想讓鹿王察覺自己莫宰樣的表情,他不時皺著眉頭很認真的思索。 「應該說…當時觸碰你胸部的那位小兄弟…」鹿王不自在的表情,掩了掩嘴小聲對他說道。 「啥?」 此時慕少艾叫了一聲,優雅的他,這時候突然又喊出了殺豬的破嗓聲,讓一旁的眾人都傻住。 「噓—保持風度、保持風度。」鹿王手將他的肩膀互到自己身旁低頭說著,現在就是要低調,他還叫這麼大聲,真是… 「喔!對!對!小聲、小聲。」少艾笑了一下,尷尬的點頭示意,不時眼眸掃射了周圍人的目光,唉!以後出來可要蒙臉了…扯出不自然的嘴角,眉頭足以皺出小山丘,眼眸中閃著苦楚看向羽人…… 眾人撇見少艾的餘光,也跟著一起看向被他看的羽人非獍。 唉,他到底哪時候才能走到學校?每個人瞧他的目光真是渾身不對勁! 帶著沉重的腳步緩緩走向兩人弄出四對很無辜的眼神看著他,每個人也都弄出頗曖昧的目光看著三人,不時還有人說誰是【攻】誰是【受】,真是讓他差點使出他百米鍛鍊出的腳力直奔校園而去!雖然他對那所學校也頗頭疼就是了…… 「快點,你們兩人有什麼秘密就一五一十的招吧!」 簡潔的快問,羽人有些不耐煩的皺出他本來天生的皺眉更皺,表現出殺氣騰騰的姿態,全身散發種讓人不敢靠近的氣息。 「呃——咳咳!!」 「羽仔…不要這麼兇嘛!」少艾苦笑說著,一手攬上他的肩小聲道。 「你看,叫你不要抽菸草,看吧!咳嗽了!」羽人手很自然輕拍他的背,當然,這舉動讓一旁的女孩們驚叫連連,開始在討論計畫寫書。聽在羽人耳裡是無奈內心吶喊,啊~~~~真是該死的煩! 烈陽高照,不過微風徐徐吹來頗為舒爽,不過這種舒爽的風卻沒有讓這些人感受到。 此刻這裏像是偶像簽名的人潮般,每個人幾乎都是學生服,以現在時間來看應該是大家都到校才對,卻因為有三人,而讓大家忘了這回事了。 「喂,他們要聊到何時?」 一位綁馬尾的少女問著旁邊的人。 「誰知?我只知道他們好迷人,現在也覺得那位外國人也好有魅力……」 帶眼鏡短髮女訴說著她的幻想。 「現在都已經九點了,雖然這裡青一色是同樣學校的人,不過不去學校好嗎?」 「安啦!別忘了有少艾呀!」 「對啊!少艾跟學校的校長可是…嘿嘿,大家都知道嘛!」 一位少女頗曖昧說著,而其他人聽到也都點頭,一副沒錯大家都了解的表情。 旁邊的人都碎碎私語,很特別的沒人要離去,而這三位不時爆出驚叫、嘶吼、嘆氣的語氣,而臉部表情當然也是千變萬化。 「現在該怎麼辦?」 鹿王攤手,外國腔的國語說著,而另一旁的慕少艾也是苦惱,不過只有一個人懶的理這種事情。 「我要去學校了。」 啥? 「喂…等等,羽人乖好友,拜託一下啦!這件事情一定要請你幫忙協助了!」 少艾乞求的眼神直直的望著他,鹿王撇見也上前展現他青色的眼眸,綠的光亮盼著。 嘖……超綠的青光眼!! 羽人內心有些驚嚇的暗自說道,不過沒有說出來,倒是眼睛頗瞇…… 「到底有什麼事情?我都覺得現在去學校過1小時就是放學時間了。」頗為諷刺的言語,羽人翻了翻白眼,雙手交叉於胸,顯示著他非常不耐煩。 「哈……就是要靠你的腳嚕!」 少艾忙著展現燦爛笑容,說實在話,羽人的脾氣他有領教過,實在不敢惹呀。 「腳?」 他低頭看他的腳,挑眉,難不成他們是要… 「少艾,為何要他的腳幫忙?」鹿王頗為疑問,摸著下顎低頭看他的腳,同時週遭一群人見他如此的表情態度也跟著一同看著羽人的腳,場面……很壯觀也很可笑,似乎他們一舉一動每個人都不想放過。 「呃—」回頭看著週遭如此動作,羽人覺得尷尬又不知道該如何圓場,唉!他好想要離開這裡,我今天回家一定要吃豬腳麵線去霉運。 「鹿王,這你就不懂了,他,羽人非獍可是金氏世界紀錄保持人,不是我再說,雖然還沒申請,但是世界上的飛毛腿非他莫屬了。」 少艾得意說著,還走上前拍拍羽人的腳,繼續哈他的煙斗。 「還抽!再抽牙齒都黃了!」 羽人一撇少艾的菸槍又開,忍不住的怒到扯下他的煙斗,這下子眾人傻了,少艾也愣住。 只見羽人將煙斗裡的煙草倒掉,甩一甩的又放回到少艾的手上。 「羽…」 原本想要開口說啥,卻被鹿王拍肩喊停。 「他現在脾氣不好,少惹。」 鹿王很了解他的心情,因為沒去學校的他,不但心情焦急,還必須要扛下一件大事。 呼!好累! 我是跑多遠了? 女子抬頭仰望了那刺眼的陽光,再低頭看一下原本上頭還有花朵的鞋子如今就看到自己腳趾不雅觀的竄出,那朵花早不知道掉落何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