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除了會更新外拍,其他荒廢。
  • 954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那一刻訂下的婚約—燹奪の極–炎情◆

「失…啊!」 靜謐,無語… 「哼!我最痛恨有人說出那種話,聽了噁心!」 男子慢慢起身,臉部的銀白面具顯得搶眼,黑暗中透出的月光照映之下,顯現出的是惡魔降臨。 「這個世界上有誰敢跟我抵抗?哈哈哈…」 男子大掌撫著臉上面具露出狂傲的笑聲,回音的聲響不斷,在在顯示此人的身分如此不凡。 「少主!」 「說」沒有高亢的聲音,剛剛的笑聲彷彿是故意的,勾起冷笑,內心只為成敗。 「成功了,卻也擄到一名少女」 黑暗的禁室中,男子的語氣有著期待。 哼…色慾薰心,算了,犒賞他們吧! 「你們自行處理,要如何,隨你」 只見密室出現女子淒厲哀求聲,接著消失。 女人…就是用來發洩的,世界上女人是個麻煩的生物,真搞不懂,難道女人只有這點可以利用?唉!真是令人同情呀。 「哈哈…哈哈!!」 男子幾近發狂的笑,這種令人聽了發毛皮的笑聲,只有在『殺盟派』才聽的到。 『殺盟派』。 在這紛亂戰爭搶奪的領域裡,它算是令眾人既害怕,又不敢靠近的地方。 傳說,殺盟派的教主是人人顫寒的冷血殺手。 多年前的一場內部紛亂,讓殺盟派逼近瓦解,但是這時候出現了讓眾人聽服的人。 教主的私生子,「銀面具」是他最明顯特徵,此人渾身散發出尊貴傲人的氣質,但又有壓人魄力的狂傲。 有了他,殺盟派得以生存,有了他,也讓殺盟派勢力更加擴大。 傳聞,他是殺人不流血,招式簡單,只靠指尖之氣就可殺千人,黑暗的地方是他的所在,殺盟派最有一個還算人道就是拿錢接案子殺人。 是的,只要給足銀兩,他可以派人殺掉你的敵對,重點也要他心情好。 就算收錢,他心情不好可以將你也給殺了!所以來此求的人,不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就是給了錢都活在恐懼日子中,不知道哪天自己屍首死在異處。 黑暗的恐懼就在這裡,曙光即將乍現。 和風麗日,鑼鼓喧騰,靠近高山峻嶺的一帶市集中,『花苑市集』 這裡算是在這紛亂戰亂之地一處最和平,最可感受人開心、親切的地方。 「姐姐,等我!」 「哎喲!慢吞吞的,在慢下去就拿不到啦!」 熱鬧吵雜的市集,這裡有非常多美味的佳餚,當然各式各樣的文物在這都買的到。 兩姐妹一紅、一黃在人群眾多中到處鑽來鑽去,其實不為別的,就為了美味的食物! 「快!就快到了」穿紅衣裳的姐姐催促著。 「唉呀!有人勾我衣服,等等啦!」穿黃衣裳的妹妹皺眉弄著被勾到的下擺,不停扯弄著。 「妳怎麼這麼笨呀!看我的!」 只見少女手快速一閃,下擺完好如初的在眼前。 「哇!姐姐果然好厲害!」妹妹拍拍手不停開心說著。 「噓!好啦!別誇了,快走吧!」抓住妹妹小手,快速在人群中消失。 這時候在暗處,卻有一對冷酷犀利的金色眼眸看著她們,如獵物般的,那樣可怕。 「來、來、來,本店為了招待各位這幾年來的光顧,這裡有本店最高級的料理,皇帝最常吃的『御膳寶』,只要展現你過人的武力,贏了!就免費吃,機會難得,趕緊報名參賽吧!」 只見搭台上主持人話一說完,立即湧進許多粗壯高大的人上前報名。 「別急、別急,名額一百人,要報要快!」 「姐,妳真要報名參賽呀?」 嬌小粉琢璞玉的小臉蛋掛著憂慮的口氣說道。 「喂!給我信心好咩,妳姐是什麼人,妳還擔心!」 自信光采的精緻瓜子臉,漾著紅豔的小唇,細彎的柳眉,黑白分明的眼眸,綁起馬尾的簡單髮飾,讓許多民眾都會目光注視。 兩姐妹並不曉得外表多麼令人讚嘆,只知道要去湊熱鬧玩玩。 「好吧,只是要是贏了可不要鬧太大唷,我怕爹會…」 嘟嘴憂心,畢竟爹可是不好惹的…。 「不會啦!贏了就趕緊拿獎走人!交給我吧!」 紅衣裳女子話一完,立即輕巧的衝到報名處。 「喂!唉唷!姐怎麼怎麼愛湊熱鬧呀?受不了」 奇怪,雖然我學武沒有姐姐厲害,但是,為什麼我一直覺得有人在看我們?而且讓我全身很不舒服,算了!應該是我想太多。 小女孩疑惑看著四面八方,搖搖頭,不願多想。 遠處— 真是可愛呀…但是,這樣單純的小孩終究必須落在血泊中掙扎。呵呵呵… 「就是她?」男子冷哼道。 「是!」 「我要報名!」 一掌拍著桌子,女子漾著可人的笑容說道。 只見正在登記的人突然呆住! 「哈囉,有聽到嗎?」看著此人沒反應,還揮一揮手。 「這位小姑娘您別說笑了,這裡參武的人個個高大勇猛,妳瘦弱嬌小,是要給眾人看笑話嗎?」 主持人上前一說,惹的眾人哈哈大笑。 「哼!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呢!快!我要參加!」 「好吧!既然姑娘要給眾人看笑,我也不阻止了,還不趕緊讓這位俏姑娘填寫!」 「是、是,請問姑娘名叫?」 「色無極」依舊漾起甜美的笑容。 比賽,即將展開— 就在開賽後沒多久,就只剩下五位,其中就屬色無極勝算最大! 「小姑娘加油,妳會贏的!」台下大家拼命喊著,眾人對剛剛小姑娘的表現讚不絕口。 「謝謝大家」開心輕巧像跳舞般的,無極不停跟大家揮手說道。 「接著第五位」 無極抬眼一看,嗯?他是誰?他的身上有著令人討厭的血腥味,蒙面?哼!自以為神秘! 剛剛四人都輕而易舉解決,嘿嘿!這次也把你給滾下台去! 「開始!」 無極一出手直攻對方弱點,蒙面男子一閃,嗯?閃開了!? 台上無極吃驚,台下無極妹妹也同樣嚇到,怎麼會?姐姐那一招他閃過了? 遠處— 恩…看這女孩有多少能耐,沒想到在這裡還能瞧見如此精明的武功,不錯。金色眼眸持續緊盯,銀色面俱露出詭譎光芒。 色無極抬腳,蒙面人手擋,翻身反攻,蒙面人再擋! 該死!沒想到來此還會遇到高人湊熱鬧!可惡!無極內心不斷碎碎念,倏地一個不小心被急速長腿踢到臉頰。 「啊!」嘴角頓時冒出血來,好痛呀! 雖然這不是第一次,但是第一次到外頭就碰到被外人打,可惡! 挑起我的怒火之心了! 無極倏地半瞇起眼,眼神透出冷漠,手輕輕擦拭掉血跡,這時候彷彿時間靜止,蒙面人同樣感受到不尋常,擺出招式,半蹲腳步,屏息以待。 姐!天啊!妹妹在下頭急跳腳,不知該如何是好!不停口中念南無阿密陀佛。 遠處— 奇怪,怎麼我的心有股怪怪的感覺?是說…這就是小看我們能力的下場,算是客氣了。 「你!所以我最討厭男人!」大聲一喊,無極一個神速快攻,在眾人不及眼的情況下,無極使出了拳、掌、腳、以及氣道力進的武術,蒙面人立即被攻在地。 主持人及眾人瞠目結舌,無極比出了勝利姿勢,一瞬間,大家狂賀拍掌! 「就是她!女英傑誕生啦!」 主持人大聲說著,台下人無不高喝此起彼落。 「謝謝、謝謝!」我慘了,這裡應該不會有人察覺我是哪裡人吧?無極牽強扯著笑容,內心不停擔心回家後的慘狀。 「對了,小姑娘,這皇帝可以吃的到的『御膳寶』妳可以慢慢享用」 「咦?」看著主持人這樣說,無極突然覺得沒胃口了,因為她覺得有不好預感,回家準被修理! 「不…不用了,先走一步啦!」 無極趕緊下台牽著妹妹的手趕緊逃離。 主持人來不及喊住,無極便消失無蹤。 「呼!呼!」 無極不停喘氣著,「姐!妳看啦!這下真的糟糕了!」 聽著妹妹的話,無極垮下臉,「唉唷!誰知道呀!還以為像這種湊熱鬧的不會有高手來…誰知…」 「好吧!這樣事情嚴重了,唉!喜鵲不是怪姐姐妳,而是有時候要適可而止呀」 沒想到會被妹妹念,「好啦!姐姐這次學乖了,下次的話就請妹妹〝盡量〞阻止我囉!」無極轉著眼眸,漾起笑容開心說道。 「唉唷!姐!這句話我聽過一百次啦!換點別的啦!」 「不要!哈哈哈…」 兩姐妹就這樣在市集打鬧,完全不知道已經有人跟蹤她們,注視她們很久了… 「少主」 「好一對姐妹花,好一對姐妹情深,親情啊…無聊」 低沉聲音再出,這次語氣…卻帶出了孤寂感… 冷風夙夙,依靠在花苑市集另一邊正式戰爭紛亂之區域,在這裡有座高大典雅的皇宮式建築。 『炎極』 在上頭拱門兩處分別插上火焰標記,紅色旗子、白色文字,據說,當時創派之人練成傳說中在武林盛傳五大奇招,可怕的武功,「炎極」 大殿之中— 「主上!大小姐跟二小姐回來了!」 身穿青杉護藍袍紗男子在華麗殿上說道。 「嗯,辛苦你了,下去吧。」 「是!」 待下人離去,內心的憂慮襲捲上來,唉!是時候了。 「爹,我跟喜鵲回來了!我們都很乖唷!都沒有亂來。」 無極牽著妹妹的手,一進門就直接開口說,隻字不提今天發生的〝糗事〞。 「姐…」喜鵲一聽立刻瞪大圓眸,本來要開口駁斥,卻見著姐姐的擠眉弄眼,吞下話,「嗯…今天我們都很乖」歛下眼勾起牽強的笑容,喜鵲說著,語氣顯的有些作賊心虛。 看著妹妹說出這話,無極漾起笑容,一看爹的臉卻狐疑了。 「爹、爹!」 無極看著自己的爹爹竟然會發起呆!?天啊!這可是難得的場景耶,讓她不由得起了捉弄心。 「嗯?」 「爹,發楞啦?不像你耶…」無極邊說邊掩嘴笑道,一旁喜鵲則是用力拉著她的衣角,暗示著她不要亂來,爹的脾氣可是大家不敢恭維呢!她不想想自己這樣子可是會被口水淹沒…爹的長篇大論就夠可怕了… 無極轉頭,暗示沒關係啦的表情!接著想要繼續說話之時… 「無極」 「爹…爹,有…有事嗎?」嚇我一跳,亂出聲音,差點讓我嚇到坐下,內心的不停亂罵,無極有些尷尬說道。 「爹身為這裡的霸主,但是,爹已經無能為力了。」 炎祌天,他這輩子打從內心嘆出的憂愁,竟然必須要犧牲自己的兒女,實在讓曾經稱霸龍圖大業的他,很難接受這樣的事實。 「什麼?爹,你怎麼啦?別說些莫名的話。」 看到自己的爹跟往常的氣勢實在很有差別,無極不由得內心亂了,難道…真有事情要發生了!?奇怪,怎麼跟我在比武時的第六感很不一樣呀? 「無極,喜鵲,這次爹跟人賭輸了,必須犧牲妳們兩位其中一個。」 「啥?爹,我從來不知道你好賭呀,這…這究竟是怎樣的打賭?」 無極看著喜鵲納悶說道,在看向爹那臉竟然有紅紅的跡象!?呼~嚇死我了,只要不說到比武啥的,都放心啦~ 「咳!其實…爹是喝酒賭輸了…」炎祌天非常困窘的咳了起來,其實不認識的人一看到他會認為他也是個嗜酒的武俠人,但,實則不然,滴酒就臉紅,喝了就亂說話,這次真是踢到鐵板。 「酒!?老天,爹,這時候你該派我去的!我肯定幫你贏回來!」無極就像豪邁的俠女似的,拍拍胸脯豪氣說道。 「別說了…事情都跟人家說好了,怎能,毀約…。」 炎祌天搖頭歎息著,接著便從衣袖裡拿出契約,白紙黑字一清二楚,上面還有他跟對方的畫押指印,親筆簽名,賴不掉的。 「哇,連這都弄好了,爹,你這次真是太不可原諒了。」喜鵲一看吃驚,吶吶說著,內心想,難道我跟姐姐要分開了? 無極一看妹妹的愁容,內心不捨,喜鵲終究是個小孩子,婚姻我記得很多人說哪能〝兒戲〞,我已經不是小孩了,再過二年我就是16歲了,好吧!我就去體驗看看婚姻是怎樣的。 「爹!我去!」無極豪氣的說著,手還大力拍了胸脯一下,但是馬上咳起嗽來。 「姐!不要啦!」喜鵲一聽,上前握住她的手,眼眶開始泛紅了。 無極一看到妹妹如此,她也很捨不得,但是妹妹還有很多事情要學習,「喜鵲妳聽我說,以後家中一些事情妳要懂得去分辨唷!從今天開始吧!」無極安慰著說,手輕輕抹去她開始不停掉下的淚珠。 「無極,妳—」炎祌天沒想到她會如此豪氣答應,無極算是炎家中最聰明的女子,她這樣一離開,家中喪失了英才,也失去了活絡的氣息。 「爹,既然都說定了,那就趕緊準備吧!」無極內心想著,我覺得今日這樣的決定我是不會後悔的!既然是自己認定,未來日子還很長,我一定可以的,不知道我的小孩會不會很可愛,很乖巧呢? 無極開始沉靜在幻想中,喜鵲則是放聲大哭揚長而去。 「無極、無極!」 「啊?爹什麼事啊?」被拉回現實的無極還有些愣愣的,疑問看著爹皺眉頭。 「妳喔!去看看妳妹吧,虧妳們姐妹情深,妹妹這樣小,妳要離她而去,家中事情馬上一肩重擔要交給她,妳說的簡單是妳,但是妳要為妹妹想呀,妳是這樣聰明,卻總是忽略到重點,實在是…」 爹這樣長篇一大論,雖然沒有被口水淹死,但也讓她思索自己真的要注意對待人的時候不可以粗心,「爹,我懂了,我會跟喜鵲說清楚的,我相信她可以明瞭,未來的事情不是沒有辦法可以解決的!」無極漾起笑容,輕巧舉步離去。 炎祌天看著無極這樣無邪單純的樣子,忽然擔心她真的嫁過去後,會不會…唉!別想了,是說…我真是要對不起無極了… 只見炎祌天攤開那張契約,簽名者—殺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