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除了會更新外拍,其他荒廢。
  • 954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那一刻認識的漣漪—羽化の風–摯情◆

好像想起什麼,女子清靈的眼眸一轉,看著腰側,呵呵…有帶,看來今天可以喝的不醉不歸! 抬頭望著天空,風清氣爽,老天爺祢真是太好了!連日的大雪總算有好日子了!漾起飛揚的嘴角,女子清秀的臉蛋更顯的風采姿姿。 羽仔,哼哼…今天準備豐富的給你,看你要怎麼感謝我了。內心竊笑,二話不說,拔起刀,將果實快速放入準備好的織布袋裡,嬌小的身影,輕快的漫步,很快的消失無影。 【落下孤燈—】 「嗯嗯…看著這樣舊破的涼亭,羽仔,你有想要重新建嘛?」 正要拿起二胡,緊鎖眉頭的男子輕微側頭,「沒。」 簡單的一句話,白素綠鑲邊的線條,男子俊秀的面容,緊閉著薄唇,靜靜坐在長條石椅上,然後手中開始譜出動人卻哀淒的旋律。 「嗯嗯,其實不是我在講,像你這樣拉絃拉成這種聲音,懂著欣賞的人會覺得很動人,不懂的就…會當作你在紀念誰?」 不理會調侃的語氣,男子繼續自己手邊的動作。 「賭氣?呼呼…」 朱唇緩緩吐出雲霧,風流俊美的容顏,臉蛋上特殊的符號,側躺的優雅身姿,黃衫錦緞繡鑲邊,髮色白如雪,眉毛有著智慧長,一派悠閒自然樣。 「呼呼…有人來了?」 敏銳的察覺,代表著此人身藏不露,半瞇起眼,露出著異樣的眼神? 恩…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貴客,只是我好似不該在此才對,哈哈… 「喂!」 就在遠處…高分貝的女孩叫聲讓正在拉二胡的男子停頓一下,不過又隨即恢復,繼續著動人心坎的聲樂。 「喔喔!看來我該離開了…」 整一整衣裝,手握著煙斗,高雅的身影,勾人的魅眸,比女人還美的臉孔,男子勾起異樣的抹笑。 「你故意的。」 簡單的一句話,語氣卻包含著淡淡的怒意,以及對男子的動作不苟同。 「唉唷?我—慕少艾的決定,還需要有人來評論?」 語氣中的詭笑,恩…算一算,那個小姑娘也快要到了。 「隨便你!」 男子說完便不在言語,深邃的眼眸看著打主意笑臉的人離去。 「羽仔!」 只見一只大包白色布袋先落於地,女孩子開朗聲大的語氣道。 「嗯?」 男子歛眼一瞧,只見滿滿袋子都是水果。 「這是?」 「這是我從悟明峰後山摘的,很甜很好吃唷!這時候是果子熟最快的時候,太多了,拿到這裡跟你一起吃」。 西風漾著開心的笑容說著,還邊拿起袋中水果衣袖擦拭著,咬一口後,順便拿起袋子裡的水蜜桃擺在男子面前。 「我…我不用。」 男子定眼一瞧,微愕,眼神閃過一絲的困窘,微低頭說到。 「恩?羽仔!就不要客氣了!我辛苦摘下來的,不管,你一定要吃!」 只見西風很霸道的一直將水蜜桃推向羽人,不容許他的拒絕。 羽人推託不了,因為他就是無法抗拒她散發出的活潑靈活的自信,緩緩伸出手,正要拿起西風手上的水蜜桃時,突然一個觸碰!他手掌剛好罩住西風的手! 靜,很靜— 此刻兩人都沒有說話,羽人抬頭西風那靈活動人的眼眸看著他,長長的雙睫,像是小羽扇般的眨啊眨的,牽引到他內心那一根弦,漣漪的散開,他覺得胸口發熱,很想…很想… 「羽仔!你在發什麼呆啊?要吃就快拿去啊?」 西風銀鈴般的嗓音將他拉回來,困窘的拿走水蜜桃,臉頰浮出淡淡的抹紅,像是被撲腮紅般的,此刻羽人不斷低頭,試著想要蓋住他的不自在。 唉!遇上她就是這般不自在。羽人內心嘆氣著,絲毫沒有察覺蹲下正翻找織布袋西風的臉蛋。 羽…羽仔…羽仔剛剛在幹嘛!?此刻西風臉頰像個手上拿起的紅蘋果,那樣的豔紅。 天啊,我跟羽仔明明就是好朋友!好兄弟的情誼,怎麼…我覺得羽仔那一瞬間,好像…好像,初次見面,那種,那種說不出的吸引力? 西風摸上雙頰,「想什麼?笨西風!」邊悄悄說,還偷睨了羽人的側臉。 奇怪?羽仔什麼時候變的這麼男人呀?瞧他,眉頭鎖這麼緊,如果依面相來看,這種人常常都多愁善感,然後常常嘆氣。 「唉!」 瞧!還真嘆氣呢!西風翻了翻白眼,然後再繼續端倪,恩…挺直的鼻樑,薄薄緊抿的唇,有紅色光澤,算是健康的了!其實,羽仔算是蠻俊美的男子了,身形修長,會拉一手動聽的弦音,還有武功也不錯,我想很多女孩都會喜歡他吧? 西風突然覺得,有女生會喜歡他內心有些悶悶的,撇開這樣的心思,看著羽仔將水蜜桃擺一旁,自己又開始拉著二胡。 西風搖了搖頭,講不聽的人! ---------------------------------------------------------------------------------------------------------------------------- 【悟明峰—】 「呵呵,怎樣?】 此起彼落的笑聲徜徉在這天際之中,笑聲有大有小,有大笑、嘻笑,最重要的是,大家都在笑。 笑什麼呢? 「羽仔就是太不乾脆,西風都常去找他聊天應該也要積極一點才是呀。」 「喂,你是幫他們牽線牽幾個月了?」 少艾叼著煙斗緩緩吐霧,語氣有著笑謔。 「不久,也才過了兩個年節。」 一道清朗聲音說著,還呵呵笑的玩弄自己的小腮鬍,劍眉星眸,雖看似一把年紀有了,但是全身散發著不容忽視的氣勢。 「都兩個過年,泊寒波,是你手段不夠強硬還是兩人有問題?」 少艾拿起瓜子嗑起來,一旁的煙斗繼續著煙波裊繞。 「嗯…應該是說小妹太兄弟心態!雖然小妹這種直率的個性比一般扭捏的女子好很多,可是關於感情,似乎有點傻傻的…」 泊寒波嘆氣了一聲,悶悶喝下這杯讓他苦澀清茶。 「女人家就是要有害羞的感覺,西風確實這種俠女的個性要改一下。」 煙斗含著,搖了搖頭邊享受邊思忖,奇怪,羽仔怎麼忍受的了這種如此大而化之的女孩? 「不知是否羽仔本身也不敢再進一步?」 這句話讓泊寒波與少艾眼神對眼之後,空氣便彌漫股不舒服的感覺。 「喂!大哥!」 洪亮的喊叫聲,震醒了正被哀傷氣氛纏住的兩人。 只見西風笑容甜美的拉起身旁人的衣袖,靈巧活潑的跑了過來,只見她跑的太急,一個不小心跌了一跤! 泊寒波才要上前,卻發現身旁那位已經比他快步上前察看,並且拿起手帕擦拭著她衣服上的塵土。 少艾也才要說什麼話,只見西風拿起他手上的手帕拍拍,傻笑的褶好放在她腰間,這時,他見到了西風神旁那位他從沒看過的表情,是如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