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除了會更新外拍,其他荒廢。
  • 954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那一刻相見的震撼—蘭情鍾無極 ◆NO.3

「真是妳?」 啊……這聲音…… 「我以為我們再也見不到面了,沒想到老天注定我們還是要碰到的。」 無極她靜靜站著,聽著後方她熟悉的嗓音。 「不想說話?是太想念我不說?還是妳不屑看我?」章袤君看著不轉身看他的女人心中極度不悅,語氣也不由得透露怒意。 看著她的身影在他面前,他真是想好好抱住她!嗅聞只有她散發出的清香,只是再見面她竟是這種態度,真是讓他快要忍不住…… 「你在生氣?」無極一開口就讓章袤君吃驚。 「是。」章袤君老實說道,因為他們兩人是那種有話直說,快言快語。 「為什麼你會來到這裡?」無極想一次問清楚,其實再見到他,她好想要奔到他懷中吸取溫暖,可是理智讓她必須克制,因為是他要她離開的,她才不會像一般女孩一樣又笨笨的好好原諒再二度受傷。 「因為要找女人。」章袤君故意說道,哼,再見面竟然問一堆無聊事,她是存心要氣我嗎? 「哦?找著了嗎?」聽到他說的話她的心不禁一擰,奇怪?為什麼我就是這樣不老實。 「找到了又如何?我想問問妳意見。」 無極一聽傷心極了,這就是他見面的話?這…真是一劑狠毒的藥阿! 看著無極那堅持不轉身的背影,他也怒了!章袤君隨即轉身,「妳不說就算了,我不該來找妳的!」 無極心一慌,隨即轉頭,便看到他站在她後頭覷著她,眼神多是寵愛….是,我的錯覺嗎? 「妳還是一樣,如綻放的花朵般的如此美麗。」章袤君不知道他現在的眼神是多麼的溫柔,只見無極也恍神看著他。 他有變…變的不像以前像稚氣的男孩愛耍脾氣,神色多了種滄桑,雖然還是俊美,但是她看得出來,他不是以前的他了,只是,他的心,終究……。 「謝謝你的讚美,這裡不適合你來,你走吧。」 無極強迫自己說出無情的話,說完內心是萬般的心痛。 「妳!」章袤君瞠目昨舌她如此冷淡,以前的她不是這樣的! 「這裡是我慢慢開創出來的,我有我的目標,也有我想去做的,如果你還要說以往的事情,就免了吧。」 無極轉身走到衣閣間,坐在梳妝台上對著銅鏡整理髮絲,一點也不理會身後的人。 章袤君不相信她如此無情,止不住內心的憤怒,對著一旁高挺的石柱用力一捶。 「別毀了這裡!」 無極高聲喊著,走上頭,他注視著她,只見啪—,一聲響打他的手掌,這讓明熙正好看到,根本就傻住了。 「妳敢打我!」 章袤君抓起她的手腕,怒聲說道。 「為何不敢!」好痛!無極內心說著,但表面繼續裝無所謂,抬起下顎眼眸也怒瞪著。 咦?奇怪,夫人以往不是如此呀,怎麼這幾年脾氣變的如此暴躁,而且越來越敢對上主子了。 明熙內心疑惑,卻怎樣也不敢扯入這有如火藥的範圍內,才正要偷偷溜到外頭……又聽到…… 「妳!該死的!」章袤君甩開她的手,惱怒的撇頭,須臾,「為何要走?我只想知道理由。」他現在也只想問這句話,雖然他還有很多事情想問。 「因為我懂了,我們之間一點也不適合,而且我也膩了,我想要我自己的生活。」 她邊說邊看他的神色先是疑惑,之後又變得鐵青,說真的,這些話的內容涵意有一半是真的,一半則要他自己去了解。 「膩了?」章袤君看著她,以往的回憶充斥在他腦海中,他怎樣也不相信她說這種話! 「看來妳變了,變的不像以往了。」 「是,我已經不是以前的傻女人了。」色無極知道,她說的話幾乎讓他無法思考,不過她不想說說罷了,她會付出行動讓他知道的。 「我了解了,希望妳在此好好生活,我的婚宴也希望妳屆時能出席。」 婚宴!?什麼時候的事? 色無極腦中原本思考的一些事情全被兩個字給打亂。 章袤君原就屬殺手派,敏銳度就比一般人高,他察覺到她開始有動靜了,他就不相信她對他沒感覺! 「呃—那……那是哪時候呢?我可以一見那位姑娘嗎?」 無極雖然裝的一點也不在乎,但是她的手卻已經抓著章袤君的衣袖。 「那位姑娘是最近才認識的,不過我對她很滿意,目前我都會在這裡待著,希望奪得她的芳心。」 他緩說,也覷著她的表情,更轉看著明熙的他了解主子『主意』的神情,低頭不語。 「恩,那我懂了,你現在可以離開了嗎?我還必須表演。」 她退後一步,淺笑說著,轉身又入梳妝台那而打理自己。 真那麼冷漠? 章袤君沒多說什麼,示意著明熙,兩人矯健的施以輕功離去。 斜陽時分,轉而的是夜晚的星光點綴。 《醉夢極亭》依舊一堆人倒臥趴著昏睡,裡頭的人兒點著蠟燭坐在茶几上發楞。 她還在期待什麼?她還在堅持什麼?今天的事情幾乎打亂她原本就樹立好的堅強。 他的婚宴又如何?他娶人我也只能說那女人算她倒楣!嫁給那樣的人。 無極內心不平,看著蠟燭的火光,她卻開始憶起當年遇到他的時候。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