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除了會更新外拍,其他荒廢。
  • 95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那一刻相見的震撼—蘭情鍾無極 ◆NO.2

明熙脖子一縮,什麼話也說不出口,畢竟是老爺的意思,沒辦法,主子是家中獨子,而且俊美無儔,想當初老爺以為是生女孩,結果是個男孩!也讓夫人以前就將主子硬是當女孩養,誰知主子天資聰穎,從小痛恨有人誤當他是女人!所以對於女人他是不沾,也讓老爺跟夫人想抱孫的慾望從期待變失望,但是為了一抱孫的願望!硬是去找個女人來配,誰知主子氣走那位即將當上妻子的女人,也讓主子那一段時日行屍走肉。 唉!喜歡還氣走人家,主子真是難搞,有時候真是懷疑他其實有女人的扭捏,想當時那位女子也是絕世美女,主子也因為她個性不再冷漠無情,但是要怪還是怪主子,內心的主觀真是不敢恭維,其實女孩子也是有尊嚴的。 「我要走了!」章袤君眼神一斂,便踏出步伐要轉身離去。 「耶?等…等等!主子,不能走阿。」明熙上前張開那短長的手臂要阻擋他的離去,要是這時候回去,老爺跟夫人一定又會訓我一番,這裡美女如雲,誰來行行好,哪個女人來對上主子的眼阿…。 「哼!明熙,你攔的住我嗎?」章袤君正準備躍身離去卻聽到讓他吃驚的事。 「喂!快走吧!日落即將到,快去佔位子!不然無極姑娘的舞可是看不到阿。」 「喔喔…對!對!這事可是不能忘記呀,走走走!現在趕緊去。」 無極!?是她嗎!當初無情離他而去的女人…… 「主子?」怎麼,主子幹麻看著那兩位男士阿?不會煞到他們吧?天啊!是不是主子要轉口味了?不得!不得!要趕緊糾正主子才是!明熙驚慌要說話章袤君便走向那兩位男士。 「請問一下。」 正在交頭接耳的兩位男士一看到章袤君兩眼都快凸出來了,好一位絕世美女呀。看『她』眉清目秀,朱脣齒白,不過應該是外地人,淡青色另類的髮色可是讓他們大開眼界阿。 章袤君看著兩位男士的表情可以大約知道他們在想什麼,忍住內心要爆發的怒氣,勾起牽強的嘴角,「請問可以跟我說無極是何許人也?姓什麼?可以嗎?」一口氣說出內心想說的話,畢竟要他分段講……看他們的態度可能讓他還沒說出問的問題就要殺人了! 「什麼?你不知道嗎?」一位長相憨厚男子驚訝說道。 「真不敢相信!我還以為你是慕名從遠方來的呢!」另一位長相斯文男子附和道。 「什麼?」章袤君不解說道,慕名?慕什麼名? 「人稱鶯語絕妙,舞姿纖盈,一代絕世仙女—色無極」 「嘎!?那不是?」明熙一聽名字頓時傻眼,不會吧?那麼巧?看著主子的臉色我大該可想而知他心中的怒氣了…。 「請問她來此多久了?」真是她!讓他從此對任何女性在也入不眼,也讓他當時如失去色彩的人生嗎? 「有兩年吧?」憨厚的男士說道。 「對啊,也因為她我們這村莊半年就起死回生阿。」斯文男士一副感激說道。 「請問她在何處?」2年!那我應該沒算錯了,章袤君不禁覺得他放在胸口中太極的玉佩發熱著! 「阿!糟了!只顧著跟『妳』聊,日落已到,姑娘不如一塊去吧!就在前面不遠的客棧『醉夢極亭』」 憨厚男子一說就被打飛出去。 「哇!妳!妳怎麼可以亂打人?女孩子應該要溫柔賢淑才是」斯文男子驚訝指著『她』說道。 「我有說我是姑娘嗎?」章袤君拍拍自己的手,找死是嗎? 「難不成『妳』是男人?」斯文男子說完便暈厥。 「哇!主子,你連家寶都帶出來了。」看主子手上捧著不就是那朵可以暗藏無形的殺人暗器『泣蘭花』。 「哼,什麼家寶?這原本就是我會隨身攜帶的,我只是懶得捧」章袤君說完便要走到剛剛他們說的地方,『醉夢極亭』。 客棧裡------- 「哇,主子,人都擠滿整間了,怎麼看?」明熙看著還有人在屋頂上鑿洞來看,這…會不會太誇張啦。 「哼,這些人看的了嗎?」章袤君眼神一凜,手上的花開始散發勳香,不知不覺的花香包圍著客棧,只見客棧的人個個睡倒,在屋頂上的人也趴在上面睡去。 「哇!主子,沒想到還有這招…」 這下子真的是全村的人都進入夢鄉了,希望他們還看的到明日的陽光。 「那你以為將來『冷蘭幫』的繼承人是假的嗎?」他也只是讓這些人睡去,要是真要他處理…恐怕這裡應該不是活屍,而是死屍—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