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除了會更新外拍,其他荒廢。
  • 956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0

    追蹤人氣

那一刻眼神交接—漩渦中の魚–幻情◆Part˙9

「大家都沒發現小魚最近沒回家嗎?」 黨主一提起,眾人才紛紛驚醒! 是啊!常常會有一抹紅袍倩影跑來跑去,身上不時還有著銀子互相撞擊的響亮聲,嘴巴甜的要死的小女孩最近真的都沒看到呢! 「枉費大家還是酒黨人,團結一致不是我們的本色嗎?大家都忘記了。」 買醉人語氣微慍,眼神掃過眾人,卻是嘆息,搖搖頭。 「要不是要好好照顧我們的恩人,絲毫不能大意,我老早出去找人了!」 啪— 奮力的往石桌上一拍讓眾人都驚嚇到,大家都知道,黨主是真的很生氣。 「好了!好了!大家都各自回去。」 揮一揮手,買醉人頭也不回的離去了。 看著黨主離去的身影,大家都竊竊私語的討論。 「主席這脾氣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可見得這次我們真的錯的離譜了。」 「晚兒ㄚ頭到底跑哪去了?也不告知。」 眾人你一語我一語的,殊不知醉不知跟飲不醉早消失無蹤了…… 買醉人漫步踏在滿是被楓葉鋪好的草地,像紅磚,一排排整齊的排好。 此刻是秋季,樹上的綠葉早被漂染橘紅,橙黃橘綠是最好的寫照。 落葉一飄,飄落在買醉人手中,歛眼一握,心思飄遠,晚兒……妳還不回來嗎? 【鬼森林—】 啪嚓—啪嚓— 木材燃燒的聲音,此刻比風吹起的呼呼聲還要響亮。 天色漸漸被黑影壟罩,雖不暗,不過還是得點火,否則有些人的表情實在不得不看清楚…… 貓大人原本的貓臉就頗不親和力,如今看他如此火冒三丈,顏面有點失調,更顯的難以親近,連他身上的貓毛都豎起來了。 晚兒圓琭琭的眼瞳邊望內心暗自想,不過握在手中的一壺酒不知何時被人端起來了? 才一吃驚,抬頭一望,便被一雙含笑的眼眸注視。 「嘴巴在鼻子的下頭…」 月漩渦輕說著,還拿起一小陶瓷杯,細心的倒入後再放入她手中。 聽到這話晚兒臉頰浮起兩陀紅暈,「謝謝。」點頭言謝,內心羞的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他。 剛剛的窘態他一定覺得我很迷糊吧?瞧忘殘年阿伯竟在一旁掩嘴偷笑,真真真……想挖洞跳入!沒想到喜歡喝酒的她也有想把酒灌入鼻子裡,要是在酒黨一定被笑到抬不起頭了。 酒黨…話說來這裡也有兩天了,從不曾離開這麼久…買醉人叔叔會不會擔憂?病阿叔也不知道狀況好點了沒?唉…… 「怎麼了?」 月漩渦早在一旁注意她的一舉一動很久了,見她眉頭突然緊縮,沒有思索的就伸手輕撫她的雙頰。 就這麼輕撫而過的觸感,晚兒不但有點兒嚇著,也不小心把手中的酒杯打翻。 「啊!對不住!」 晚兒驚慌站起,手趕緊將杯子扳正,沒有顧忌的就拿起自己衣袍往案上擦拭。 「哇哇!這麼粗魯,妳沒手巾嗎?妳親人都沒教妳禮節嗎?」 貓大人不知哪時冒出,拿起手巾擦拭,還打發她別越幫越忙,眼神還露出鄙夷。 「我…」 晚兒被這麼一說都沒有反駁之詞,她真的這樣沒女人該有的樣子嗎?之前貓大人就說她不像女人了,不但舉手投足還有思想也是…… 碰— 強力的碰撞聲讓晚兒跟貓大人都嚇一跳,而一旁的忘殘年也因為突如其來的聲音噎到酒。 「咳、咳、現在是怎樣?」 忘殘年還要繼續說時,便見貓大人坐倒在地,而月漩渦跟魚晚兒則消失無蹤,不過石案上則多了一道很深的溝,幾乎在碰一下石案,便會碎掉。 「恩,你惹他生氣了。」 貓大人緩緩轉頭看他,一句話也說不出,臉色再蒼白之中更露出驚恐之色。 他知道月漩渦從不對府中人發怒,不過這次似乎真的動到他內心那根筋。 天空早已被黑幕蓋住,出現的是一抹光亮的上弦月,晶亮的照耀整個森林,這時,兩抹人影一前一後保持距離走著。 「唉…」 剛剛發生了一切都很措手不及的事情,沒想到月漩渦的脾氣一來真的是可怕,她才覺得在貓大人面前要說歉意,一眨眼的,月漩渦先是摟住她的腰,接著竟然拿銃槍對著貓大人的腦袋瓜,隨後像快速的旋風帶她離開,一路上自己想回去,卻被他用力摟住,導致她亂揮手打到他的臉……結果竟然變成走在不知名的森林,他的高大背影從剛剛始終不曾轉身,也難怪了…自己什麼都做不好,迷糊還打到他的臉,現在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晚兒才低頭嘆氣,內心一晃的想了許多事情,沒有注意到其實前面的人從頭到尾都在注視著。 他在幹嘛?自己剛剛的態度一定讓她嚇著,可惡!為何他就是說不出他想要說的話,明明想要抱住她、呵護她,希望她不要介意那隻貓的一言一語,可是他又不知道這樣她是否越想越多。 月漩渦先是緩步之後,停住,這一動作讓後頭的晚兒沒注意到就撞上去了…… 「好痛!」 晚兒摀住自己的鼻子,差點沒掉下淚來,原來剛剛撞上去的那剎那,很慘的是先碰撞到銃槍。 碰撞聲之大,讓月漩渦很快速的來到她面前,情急的趕緊端詳她的傷口,只見鼻頭紅腫,接著很快速的看到兩道血自鼻孔流下。 撕— 二話不說的,月漩渦直接將身上的衣袍撕掉一塊,先是輕輕的擦拭掉那怵目驚心的鼻血,之後又從腰間拿出一瓶金創藥,塗抹在她的鼻頭上。 動作之快,晚兒才想哀嚎,卻被他的每個動作看到傻了。 「還疼嗎?」 低沉嗓音帶點疼惜之意,晚兒搖搖頭,卻又點點頭。 「什麼?到底是疼還是?」 見她如此,他更是拉住她的身軀仔細看著,深怕她又哪邊被他武器給傷到。 晚兒在他關心傷勢之時,也偷偷看著他,黑瞳如黑玉般,閃爍著光圈,憶起當時貓大人說成親,他的表情瞬間的冷然讓她嚇著,而後她笑笑說自己很喜歡保持這樣,才讓他似乎鬆了一口氣,見到他這樣,心有種撕裂般的疼著。 是不是自己真如貓大人說的一點氣質也沒有?還有自己跟著他是不是不成何體統?貓大人的一言一語猶言在耳,晚兒黯淡的臉蛋似蓋上一層灰,連一丁點的光澤也沒。 「晚兒…?」 撇見她低著頭,他則緊緊抱住她,不善表達言語的詞,只能用行動來證明。 他突如其來的一抱,她愣著,靜靜的感受他想傳達的意思,原來,他是想安撫我的心…… 「對不起。」 對不起?咦?她還不明白所以,抬頭便望入那溫柔眼眸的視線,「月…」 「噓…,對不起。」 手指頭輕點她的唇瓣,示意要她聽著他說。 晚兒眨眨眼,不知不覺眼前的景象似乎迷濛起來,在他開口說之前,其實淚水,早就自眼角旁滑落下來。 「晚兒,別…」 才正要開口說話,那內心不忍看到淚水而隱隱作疼,卻一道很迅速的氣勁劈向他們兩人。 「晚兒!小心!」 什麼!?她很錯愕的回頭一看,只見一抹身影擋在前頭,氣勁就如此打在他身。 「呃—」沒有做出防備,月漩渦挺身一接,原本來有毒癮在身,現下又傷到胸口,整個自體內抑制住的毒似乎要發作… 「月漩渦!你還好嗎?」她擔憂的上前,心疼的神色也顯示在外頭,她還來不及觸碰他受傷之處氣勁又過來,這次還是兩道同時發出!! 「不!」晚兒不知哪來的勇氣,張開手臂護在月漩渦的身軀前頭,她的動作讓月漩渦心驚! 「晚兒!」 光影一瞬,迸射的光芒,緊接著是讓人不敢置信的景象… 晚兒睜眼一瞧,是月漩渦滿身是血的…一動也不動的倒臥在她身上。 「月…漩…渦?月…不…這是為什麼?醒醒!你醒醒啊!」 晚兒嘶啞吼喊,淚水流滿了顏面,手還是不停的晃著似奄奄一息的月漩渦。 「晚兒,跟我們回去了!」 熟悉的聲音讓晚兒吃驚,回眸一望,是醉不知跟飲不醉叔叔!只是現在的她不能回去!月漩渦他的傷勢讓她非常擔憂,究竟是誰如此下狠手? 「晚兒,離開那男人,他的身上有很濃的血腥味氣息,一般人類是沒有的,快!離開!跟我們回去!主席非常擔心妳,不要在貪玩了。」 什麼?該不會剛剛的氣勁是…… 晚兒驚訝的說不出話,為了她好就這樣傷人? 「不…我不回去…」 晚兒低頭吶吶說道,轉身要扶起月漩渦的身軀。 「晚兒,妳……」 醉不知想上前,晚兒立即說:「為了要帶我走就如此傷人,為了我好就如此傷人,如果是這樣,我寧願再也不回去,因為這已經不是酒黨成員該有的風度。」 她吃重揹著月漩渦走著,完全不想理身後的人…兩人不停說著抱歉,卻依舊讓她充耳不聞。 「晚兒!他是個沾滿鮮血的人,妳難道要跟他在一塊!?」 飲不醉大聲喊著,身旁的醉不知也跟著一起說,「對呀!妳跟他是不可能的!」 她一愣,隨即很快的繼續走著,悲痛的心情逐漸開始擴散,就算是,她也不悔…… 「晚兒!」 不管兩人怎麼喊就是沒用,兩人很想強帶人走,卻又不知道如何下手,剛剛的出手實在失策。 最後兩人決定先回去酒黨,請主席出來才是好辦法,便看了晚兒身影一眼立刻回去! 這夜晚如此的不平靜,滴嗒滴嗒—血液的滑落聲,無聲的淚水,步伐的沉重,內心的煎熬悲慟,這,有誰能解?有誰來幫?沒有……她發現眼前景象是……漫長的荊棘之路。 《待續》 = =|||開始走悲情戲....哈...發現自己寫的時候還挺平靜的O____O!? (這篇...懶的貼圖了Q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